会员专栏

音 乐 告 诉 了 我

time: 2020-08-05 14:30 作者:admin
 胡蓓萍(秋叶) 随笔
 
合唱是音乐中的一部分,我们热爱合唱、钟情于合唱是对音乐的一种享受,就要将它融入自己的心灵,让之陶冶自己的情操。音乐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美妙的感觉,今天我想借助此平台与朋友们交流并献丑自己对音乐的一些肤浅感悟,望朋友们指教。
 
音乐是一切艺术天地中最富有浪漫色彩的领域。其中充满了无法言传的诗意,使人们沉浸在无边无际的渴望之中。中学时代,每当我坐在上海音乐厅倾听交响乐或管弦乐时,那些美妙的音乐使我的思想感情不懈的驰骋着,让我随着音乐的展开,对美好生活漫无形迹的追求。我常想:生活要像音乐那样美妙动听有诗意该有多好!音乐是一种神秘的语言,它会激发人的情绪跌宕起伏,使人兴奋、使人平静、使人增强斗志,甚至潸然泪下。

       陈钢和何占豪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在中国家喻户晓。乐曲是用小提琴优美、柔和、富有表现力的音色,细腻的向人们诉说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梁祝》一曲陪伴我走过了几十年春秋。它启迪我追求纯真的爱情,它呼唤我坚守忠贞不渝的爱情,它是人世间最美情感的赞歌。

        在聆听圆舞曲之王——老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时,把人们带入到欧洲中世纪的田园风光和诗情画意的境界中,促使人们向往和谐、平静的生活。

        十九世纪末期浪漫主义音乐作曲家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色彩絢丽,有浓厚的民间音乐情调,激起人们热情欢乐、开朗、无拘无束。我每次倾听这首管弦乐时,都会焕发出青春的气息,以至于兴奋之极要反复倾听无数遍后仍觉意犹未尽。

        欧洲十九世纪浪漫乐派的开拓者舒伯特的《圣母颂》达到了音乐与诗的水乳交融的境界。每次倾听这部作品时,我的心会毫无保留地都献给了圣母玛利亚,让圣母玛利亚驱散我心头的烦扰与孤寂,让我的心情趋向纯净虔诚的境界,从而引导我的人心向善,追求人类崇高的精神目标。

        波兰女钢琴家巴达切弗斯卡的名字世人知者甚少,但她的钢琴曲《少女的祈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钢琴曲《少女的祈祷》以它朴素简洁的钢琴小品打动了千千万万钢琴热爱者,我从学钢琴的第一天起,这首优美的曲子就牢牢地缠绕着我的心。该曲的音乐主题由流动的分解和弦和四个变奏构成。上行的琶音借助钢琴特有华丽的音色营造出清纯明朗的意境。音乐的手法简单,极为简朴单纯,深入人心,是部经典之作。我虽然已步入中年,将进老年时代,但每当我静静地倾听着这首钢琴曲时,心里总会萌动着青春的渴望,从而寄托着纯真美好的向往,唤醒了我埋藏在心底里真与善的本能。十年浩劫时期,我祈祷国家早日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时期我祈祷国富民强,社会永远扬善惩恶;当儿子成家立业时,我祈祷孩子能成为国家之栋梁并家庭永远美满幸福;当汶川遭遇大地震时,我祈祷灾民们早日脱离灾难的折磨,加速重建家园。少女的祈祷,我们这一代人的祈祷,几十年来我不断地祈祷,从国家到小家,我多么希望美好的祈祷,美好的情感终生为伴!

         在音乐的海洋中,最令我难忘的是贝多芬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交响曲》。它是点燃我生命的火,叩开我命运的大门。贝多芬在构思并动笔此首曲时他的耳聋已完全失去治愈的希望,同时他的热恋情人因为世俗的门第原因离他而去。在一连串精神打击下,贝多芬濒临死亡边缘。但是贝多芬与命运展开顽强的斗争,创作了这部伟大的作品。整个交响曲分四个乐章,而每一个乐章又都被“命运”贯穿一体。乐曲溶于威严、顽强、抒情、色彩之中,激起了人们对命运的博弈,最后当命运动机占了上风时,人间的欢乐和胜利形成了不可遏制的力量。就是这部伟大的作品曾经赋予我无穷无尽的力量去战胜人生旅途中的艰难和困苦。四十年前因为文化革命,我还不到二十岁就被发配到深山老林中苦练,当时环境困苦的无法想像。零下30多度的严寒,没有盐吃、没有菜吃,每天啃窝窝头充饥,天天在野外作业,回趟上海要坐44夜的火车,而且如没有座位还得站上几天几夜,饱尝人间痛苦。面对如此困境,我坚定生活方向、生活信念,不放弃、不气馁、不妥协、不颓废,不亢不卑,与命运进行顽强的搏斗最后战胜了这些苦难。这就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赋予我的一种精神支柱,一种主宰自己命运的人格力量。

        我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不能说是个发烧友,但我为音乐却倾注了全部热诚,音乐给了我无限的欢乐,音乐给了我人生的力量。音乐给了我生命的奇迹。2009年初我因心脏病手术,整个手术进行了近9个小时,当我躺在手术台上煎熬病魔的痛苦时,是哪些美好的音乐在我脑子里不断地廻旋帮我憧憬美好的未来,最后我战胜了病魔。音乐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倾情诉苦的良友,音乐赋予了我生存的力量,刻画了我的人格;音乐伴着我享受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支撑着我走过了坎坷的人生旅程;音乐陪伴我走过了前半生,将陪伴我永远走下去,直至人生的终点。
 
写于2010年元月28 夜深
(责任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