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专栏

一个网友对青歌赛的看法

time: 2020-08-05 14:37 作者:admin
        李双江老师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中国至今无人超越的首席男高音。吴雁泽,蒋大为,阎维文,王宏伟要么高音不够辉煌,要么夜色自始至终过于一致,单调乏味,要么情感不够浓烈饱满,唯有双江老师,居然没有任何缺点。 分析如下: 《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是被誉为中西歌唱技法结合的典范作品,李双江对此曲的演唱是在美声唱法“呼吸、共鸣、发 声”的基础上结合民族唱法和民族风格特 色而完成的,歌曲的演唱中大量运用我国 民族民间歌唱技法的吐字咬字技巧。“我 (w-o)”从字头“w”到字腹“o”,到下面 的“爱(a-i)”“五(w-u)”“指(zh-i)” “山(sh-an)”⋯⋯其演唱的每一个字,准确的字头和饱满的字腹以及恰当的归韵,体现出我国民族传统声乐演唱中的咬字、吐字的规律。然而,在体现民族歌唱技法的同时,也吻合了美声唱法中所要求的“字正”“腔圆”。气息方面的中西结合,在此曲的演唱中也有所体现。全曲的演唱很符合美声歌唱体系 “气息均匀流畅,深支点”的要求。与此同时,他在演唱中也处处运用我国传统民族歌唱技法中的“偷气、歇气、换气”等技巧。例如⋯⋯双手接过红军的钢枪′(换气),海南岛上′(偷气)保卫祖国。啊⋯⋯′(换气)五指山′(换气)啊⋯⋯你传诵着多少′(偷气)红军的故事,你日夜唱着′(偷气)红军的赞歌。特别是歌曲的结束句更为明显。“红军的钢枪′(换气)永在′(歇气)手′(歇气)中握”。在这一句的演唱中更能体现出美声唱法要求的高音绚丽、辉煌和声音竖起的立体枝干以及混合的腔体共鸣。同时,也表现出了我国民族声乐中要求的气沉丹田、流畅自然。独特声音的表现欣赏李双江的声乐作品,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独特的声音色彩及声音表现 力。他的音色明亮、华丽、辉煌、有穿透力和金属般的色彩,尤其是他演唱的高high C,至今仍无人超越。他音域宽广,声音清新、抒情,朝鲜通讯社称他的演唱是“严谨的技巧的表现,是炽热情感的交流,风格高雅,多彩多姿,其高音像海浪涛涛,低音的叙述又像花间潺潺流水,令人陶醉。”美国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尤金·奥曼迪的赞语是:“中国这位男高音有金子般的高音、烈火样的激情。” 又如歌曲《北京颂歌》,李双江在演唱这首歌时,有两处高音充分地显示出其声音的辉煌。其一是在诉说了北京是“祖国的心脏团结的象征⋯⋯”后,用“啊⋯⋯北京⋯⋯”从d2 到b2 做五度大跳,并在b2 这个音上站立延长,这是以此辉煌的高音对歌曲情感的激发和表现,是对首都北京无限情感的抒发。其二是结束句,以高亢激昂的高音(小字二组的b)无限延长,经过一个级进的装饰音结束到主音(小字二组的g),表现出人们对祖国的无限热爱。这两个充满豪情壮志而富有动力感的高音,表达了祖国人民对祖国的歌颂和赞美。 李双江的中低声柔和、明亮、低而不虚,有明显的传统民族色彩。充足流畅的气息透出柔和、明亮而具金属色彩的声音是李双江中、低声特有的风格特色。“抒情性”是对李双江中、低声特色的概括。这种声音特色,使李双江演唱抒情性的情歌、地方民歌、特别是新疆风格的民歌时更有味儿、更动情。如李双江演唱《美丽的姑娘》《牧人的童年》《黄杨扁担》《我的花儿》等等,中、低声区的声音都是这种轻柔的、抒情的、如泣如诉的、悄悄话般的音色特点,这种声音的特点也贯穿 如《船工号子》的舒缓部分舒缓、柔和,低音少,中音多。“涛声不断歌不断,回声荡漾白云间。高峡风光看不尽哪,轻舟飞过万重山⋯⋯”该处的演唱,体现出民族唱法中的“靠前”与“气声”,让听众联想到在船工抢渡险滩急流后的放松心情,唱着歌欣赏着川江高峡的美景,从而也渲染了川江两岸峻美的高峡自然风光。《红星照我去战斗》《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草原之夜》《阿拉木罕》等一批上世纪70年代流行的歌曲都出自于李双江演唱的作品,并且传唱至今。由此,有人认为:“因为他的出现才诞生了中国有代表性的男高音,使美声和民歌得以结合。其歌声表达了自由、飞翔和他理解的浪漫。这只适合他独有的嗓音,别人死活练不出来。”② 军旅情感的再现 李双江认为歌唱始终应该“以情带声”,相应地,无论美声、民族还是通俗唱 法,也都是以声音来传达情感的。李双江在演唱中往往是情感走在歌声的前面,歌曲的音乐一起,他就进入了歌曲的意境,在歌曲情感的带动下,富有情感的歌声也就融入了歌曲音乐之中。 如《再见吧!妈妈》,这是一首年轻战士奔赴前线战斗时与妈妈告别的歌曲。李双江经常含着眼泪来唱这首歌曲,他把年轻战士即将告别母亲奔赴保家卫国的战场的感人场景表现得淋漓尽致。开头两句“再见吧!妈妈”,是低声区用充满情感的亲切口吻向妈妈告别的语气和情感的表现,用中弱声音来演唱,表达了离别前依依不舍的母子情肠。“军号已吹响⋯⋯”这几句的演唱声音非常坚定,表现出我军战士为保卫母亲祖国,前赴战场英勇杀敌的豪情壮志和决心,从而情不自禁地以“f”力度、明亮的音色唱出士兵坚定的情绪。当演唱到高潮部分,出现了全曲的高音Re (1 = G,也就是a2)。在这里,李双江用充沛的气息,强有力地表现出战士们决战决胜的斗志和崇高的思想境界。这个高音饱含着丰满的思绪和感情“⋯⋯决不是为了炫耀声乐技巧而设置,它是情绪发展的需要⋯⋯因此,我在唱这个高音的时候,力求要有所向无敌、压倒一切的气势!” 双江的嗓子为什么坏了?双江曾经一年365天为战士演唱400多场!即使是1个士兵在高原雪地站岗,双江也为他演唱。 曾经1天用高音喇叭为战士演唱,电池用掉1大箱子。双江的嗓子就是这样献给了艺术,献给了战士 请大家记住这位人民的艺术家!